> 聚焦中國

鄧光全:守望公平正義的法律人

2019-06-18 13:24:41 丨 文章來源:中國網

【編者按】:他是英烈之后,骨子里天然流淌著正直、剛毅的血液。

他一生命途多舛,幼年喪父,后歷經災荒年的窮困,文革的洗禮,當過知青下過煤礦,做過計量員任過干部。然而,也正是這些豐富的人生歷練鑄就了他堅毅、果敢的氣質,成為了他人生中寶貴的財富。

出于對弱勢群體的關注與同情,以及對律師工作的熱愛,他毅然轉身進入了律師行業。執業37年,成功承辦過多起重大刑、民案件:如2002年轟動廣安市的“3?5”殺人拋尸案、廣安市鋼鐵公司訴河南某農機廠購銷合同案、范某詐騙罪庭辯一語扭轉乾坤案……

37年的律師生涯,他不忘初心,一如既往地堅守著執業信仰,廉潔從業,不計個人得失,不因怯陣而退卻,不因拜金而沉淪,不因誘惑而移情,積極開展法律援助,積極參與社會公益事業,積極參政議政,堅持向社會傳播正能量。

豐富的人生閱歷和多年的律師執業生涯,使他對人生及律師工作有著不一樣的認識和理解。他常給友人、同仁講,“人生成功的標志不應該只為金錢,應重在有恒定的信仰,以及持之以恒的堅持;律師成功的標志也不應該只是金錢,而是成為公平正義的守護者。”

他,就是四川頓開律師事務所創辦人,終身榮譽主任鄧光全律師。




鄧光全,1949年3月生于四川廣安市鄰水縣。從此,他的命運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跌宕起伏。

中專文憑的鄧光全,先后做過工人、干部,為追求公平正義1981年開始涉足律師業,1985年調入鄰水縣法律顧問處,歷任第二律師事務所和月陽律師事務所主任;1999年引領創辦了廣安市首批合伙律師事務所——四川頓開律師事務所,任主任,2017年至今為其終身榮譽主任。期間(1994-2009年)以無黨派人士身份擔任過縣政協委員常委。目前,兼任著鄰水縣革命先烈后代聯誼會會長及炎黃鄧氏宗親鄰水聯誼會會長。


英烈之后

1949年7月27日,對鄧光全來說,既是那么的久遠和模糊,內心感受又是那么的綿長和深刻。這一天,他的父親,在他出生才剛3個月就永遠離開了他。

鄧光全的父親鄧樹,系中國共產黨黨員、地下黨交通戰線特工,1920年3月出生在廣安市鄰水縣龍安鎮左家壩。15歲以優異成績考入鄰水縣初級中學,因思想進步,在學校積極與進步青年成立了“社會青年讀書會”、“生活讀書會”、“星光圖書社”等傳播革命真理和抗日救亡思想的進步組織。17歲時在旅歐老黨員熊壽祺的介紹下到成都協進中學念高中。18歲時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19歲時受黨組織派遣被安排回鄉從事地下黨工作。公開職務任渠縣稅務局駐鄰水辦事處主任,以此,走上了以拯救民族和人民于水火為信仰的愛國救亡道路。

“父親是家里的長子,因家境富裕,被稱作‘鄧大少爺’,受組織遣派回鄉工作的父親也以此名頭為掩護。常常與縣城的富豪公子哥們一起喝酒劃拳,進出煙館賭場,但他從來不抽大煙,不賭博。每當夜色降臨,他就又變身成那個激情慷慨、正氣凜然的熱血青年在爺爺的綢緞鋪里秘密開會。”鄧光全說道。

他還說,回鄉工作的10余年間,父親先后完成了黨組織交付的多項艱巨任務,如成功營救出了關押于鄰水縣監獄,時任永川、榮昌、隆昌三縣工委書記的周平同志;智援華鎣山游擊隊,巧將家里用于進貨的500大洋支援給了游擊隊,助游擊隊渡過難關;在國民黨的圍剿下,設法成功將華鎣山游擊隊第七支隊48名精干隊員接下了山,并對人員和武器進行了疏散、隱蔽;幫助華鎣山游擊隊智截國民黨軍車等等,為黨組織開展艱苦的工作做出了積極有效的貢獻。

1949年5月,重慶國民黨方面開始對華鎣山周邊各縣地下黨和游擊隊實施殘酷清剿,鄰水被劃為了“清鄉”重點。他父親因叛徒的出賣不幸被捕。

鄧光全說:“由于父親是上川東中共地下交通站站長,屬于‘重點人物’,僅在鄰水監獄關押4天后就被秘密轉送到了大竹監獄。在監獄里,為逼到父親的口供,審訊人員無所不用,沾水的皮鞭、炙熱的火磚、滾燙的火背簍……即便飽受酷刑,但在強大信仰的支撐下,父親不僅沒有屈服,反而在監獄里大聲哼唱《國際歌》,鼓舞著獄友們的士氣。”

7月27日,鄧樹就被押上了刑場,永遠離開了他摯愛的家人,信仰的事業和鐘愛的人民。

1951年,鄧樹同志被川東行政公署追認為烈士。

“在父親短短不足三十年的人生里,他用實際行動詮釋了生命的價值,信仰的意義。至今算來,父親雖已犧牲近69年,但他卻一直活在我的心中,教育著我,鞭策著我,激勵著我愛黨敬業。”鄧光全感慨道。


執著信仰,守望未來

1969年,20歲的鄧光全在達州鋼鐵技校中專畢業后,響應“上山下鄉”號召,到鄰水縣石滓鄉當知青,一年后被安排做了煤礦井下工人,三年后又被調回到鄰水縣現質監局任計量檢定員。1985年調鄰水縣法律顧問處從事專業律師工作。“身處那時代,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想不做就不做的。”鄧光全意味深長地說道。

或許是骨子里天然流淌著父親剛毅的血液,1999年,出于對弱勢群體的關注和同情,以及對律師工作的熱愛,鄧光全毅然辭去近三十年工齡及公職干部的身份,創辦四川頓開律師事務所。頓開寓意取矛塞頓開,名號響亮、通達。

在執業過程中,鄧光全執著信仰,以堅守公平正義為意念,誠信執業為宗旨,竭力服務好每一位當事人。一直以來,他堅持不嘩眾取寵,書寫的辯護詞和代理詞論點鮮明,論據充分,娓娓道來綿里藏針,因此多為法庭采信,有效地維護了委托人的合法權益。30余年來,他承辦了上千件各類刑民案件,為當事人避免或挽回經濟損失近2000余萬元。

2002年,廣安市“3?5”殺人拋尸案,因鄧光全成功為當事人做了無罪辯護而轟動廣安市。他回憶說,一審當事人經他做無罪辯護被判無期徒刑,二審代為上訴四川省高院,經過他據理依法力爭后,高院以事實不清發回重審,廣安市檢院撤訴,當事人孫某無罪開釋。“當接到他與家人含淚送來‘匡扶天平,伸我冤屈’的錦旗,看到他又站在了正義的陽光下,那一剎那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辯護經典,此案被編入了2011年由法制出版社出版的首部《中國優秀律師辯護實錄》一書。另外,還有8例一審死刑案件,在其精心其代理辯護上訴后均獲改判。

廣安市鋼鐵公司訴河南許昌市某農機廠生鐵購銷合同糾紛一案。因案情復雜,鄧光全在代理后,在女兒尚未滿月就不辭辛勞,多次前往許昌當地調查取證,歷經二審、重審、又經二審,直至對方敗訴,前后歷時5年之久,最終為鋼鐵公司挽回了經濟損失。其堅持及克勤克儉的精神獲得了當事人的高度贊賞。

2003年9月,鄧光全在鄉下出庭時突發腦溢血,但他以工作為重,從容應對,一直堅持到庭審結束才租車前往醫院救治。當事人知情后,感動不已。

近40年的執業生涯,鄧光全律師一貫的誠信執業態度和高效的辦案能力得到了當事人及社會的一致好評和贊譽。其個人連年被評為市縣司法行政先進個人,多次被評為縣政協先進個人,鄰水縣“7.10”抗洪搶險先進個人,兩次出席四川省律師代表大會,并在四川省律師系統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上做專題發言;2011年獲“和諧中國2011年度優秀先鋒人物”稱號;2014年出席新中國成立65周年紀念活動,榮獲由中國黨建新聞調查網、中國紅色文化交流協會和中國發展與改革研究院聯合頒發的“新中國建設功勛人物”獎;2015年出席四川省執業三十年以上專職律師表彰大會,榮獲了由省律協頒發的“常青藤勛章”,同時還作為老律師代表作了專題《執著信仰、守望公平》的精彩發言。

精于執業的同時,鄧光全律師還積極進行理論研究,撰寫發表了《搞好法律服務 為西部大開發提供良好的法治環境》、《發揮律師參政議政作用 為構建和諧社會做出應有的貢獻》、《提高律師素質以適應入世新形勢之我見》、《淺談建設律師文化中的道德問題》、《淺解中國夢、律師夢》等多篇文章。

30多年的職業生涯,鄧光全義無反顧的堅守著執業信仰,廉潔從業,不計個人得失,積極從事法律援助,參與社會公益事業,積極參政議政,在當地樹立起了良好的風范。

與此同時,他30余年的律師生涯,也正是中國律師制度由弱漸強的30年,可以說,他親歷了中國律師制度由初創不完善到逐步完善的過程。而他的堅守與每一次努力,也成為了法治中國建設中跳躍的音符。


打造品牌律師事務所

1999年,順應中國律師改革新潮,鄧光全聯合幾位同仁創立了四川頓開律師事務所。

自創立以來,律所在其帶領下,恪守誠信,助人解圍濟困,扎實辦案,勇于創新,不斷進取,關懷弱勢,關注慈善公益,獲得了社會的一致認可及上級的高度贊譽。獲得了“誠信律師事務所”、“廣安市律師行業規范建設先進集體”、“參與信訪接待工作先進單位”、“法律援助工作先進集體”、“四川群眾喜愛的優秀律師事務所”、“和諧中國2010優秀誠信示范單位”等眾多榮譽稱號。而經過近20年的發展壯大,頓開律師已成為了廣安市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及品牌律所之一。目前,頓開人也正在為創建中國律師界的頓開品牌而齊心協力。

新起點,勇前行。為給律所年輕有為律師更大的空間和機會,2017年元月1日,鄧光全卸任律所主任一職。但他退任不退休,依然堅守著公平正義的信仰,行走在助人解圍濟困的道路上,為法治中國的完善繼續奉獻著。

同時,作為四川頓開律師事務所創始人及老一輩律師,鄧光全對律所青年律師有著殷殷期盼。他堅信,在建設習近平中國特色的法治中國的進程中,他們一定會在新環境中創造出更加良好的業績,做出頓開人應有的貢獻。


文/ 彭川


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